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探秘

揭秘军统特务戴笠的亲信徐远举之死

时间:2022-7-21 0:22:58   作者:淘乐网   来源:cnxc114   阅读: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1959年12月,功德林监狱赦免了第一批国民党军战犯。  一时间,功德林监狱中热闹非凡,大家纷纷争抢着上前观看名单。  没有被特赦的犯人一个个低着头,不敢说话,只有一人有些沉不住气,吵吵嚷嚷道:“我哪里做得不好?为什...
  1959年12月,功德林监狱赦免了第一批国民党军战犯。
  一时间,功德林监狱中热闹非凡,大家纷纷争抢着上前观看名单。
  没有被特赦的犯人一个个低着头,不敢说话,只有一人有些沉不住气,吵吵嚷嚷道:“我哪里做得不好?为什么没有我?”
  此人便是军统特务戴笠的亲信——徐远举。
  而后,徐远举在功德林中更加努力,期待有一天能够走出这方天地。
  然而不幸的是,还没等来被赦免的通知,他便两眼突出、鼻孔流血,死在了医院中。
  一、十恶不赦的徐远举
  徐远举,1914年出生于湖北大冶县。
  12岁那年,徐远举经一位远房亲戚介绍,加入了桂系集团的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随营军官学校,成为了一名学生兵。
  1929年蒋介石在蒋桂战争中取胜,接手了此学校,并将其改为中央陆军军管学校(黄埔军校武汉分校)。
  徐远举也因此成为了黄埔军校的第七期学员。
  几年后,蒋介石成立了三民主义力行社,命戴笠为力行社特务处处长。
  戴笠上任后,广泛吸收特务组成员,尤其是黄埔学校毕业生。
  彼时正感前途迷茫的徐远举,加入到了力行社特务处,正式成为军统特务组织的成员。
  在组织中学习时,徐远举对于训练班的课程非常感兴趣,笔记记得最详细,各科成绩都很拔尖,他成为了班里勤奋学习的榜样。
  徐远举一直将戴笠视作自己命中的贵人。
  他认为只要自己勤加努力、表现突出,一定可以被重用。
  但是生性喜欢任人唯亲的戴笠,根本没有将徐远举放在眼里。
  进入特务系统后,徐远举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做着最普通的职员工作。
  有一次徐远举工作失误正好被戴笠撞见,直接关了他3个月的禁闭。
  对于这一切,徐远举并没有自暴自弃,反而激发了他发愤图强,做人上人的雄心。
  后来随着他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,徐远举终于得到了戴笠的认可。
  从特务职员到政治指导员,再从军统西场站站长到第一战区调查区少将主任。
  徐远举在军统特务中摸爬滚打13年,终于跻身将官之列。
  而他凭借的战果正是对共产党员和爱国人士的一次次的追捕、屠杀。
  抗战胜利后,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渴望和平的意愿,顽固地发动了内战,并将大批教育经费挪用到了战争上面,引来国统区众多师生的不满。
  1947年5月20日,南京、上海、苏州等地区的5000多名学生们,在南京中央大学集合后进行了一次大游行。
  随后国统区各地纷纷爆发学生运动,要求国民党停止内战。
  6月1日,重庆国民党当局发布了镇压学会运动的命令。
  徐远举在此次镇压中率领部下冲锋陷阵,出动大批军警、特务,对学生、文化人、新闻界共260名人士进行了武装镇压。
  1948年初,徐远举通过《挺进报》掌握了四川东部地下党组织的信息,并发动了对共产党员们的围捕。
  最终200多名我方同志落入他的手中,包括为我们所熟知的江姐、小萝卜头。
  在重庆白公馆和渣滓洞看守所中,徐远举为了从这些人的口中撬出关于中共中央的情报,无所不用其极,对共产党员们施以酷刑,不少同志被他活活折磨死。
  渡江战役后,国民党大势已去,此时再杀共产党人已经失去了意义。
  可是丧心病狂的徐远举亲自主持制定了对“政治犯们”的屠杀计划。
  1949年10月28日-11月29日,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内,徐远举组织了对白公馆、渣滓洞共产党员的大屠杀,数百人因此丧命,这就是震惊全国的11·29惨案。
  随后,在共产党军队势如破竹的攻势下,徐远举先后逃往成都、昆明,下一步便打算逃到台湾。
  或许是徐远举造下了太多的孽,就在他逃往台湾的路上,碰巧遇到了“云南王”卢汉的起义。
  1949年12月9日,徐远举被抓获。
  二、在战犯营中的转变
  1951年,徐远举作为战犯被押到重庆白公馆,这里正是他不久前犯下滔天罪行之地。
  就在几个月之前,他还是坐在这里发号施令的特务头子,掌握着几百人的生死。
  天道有轮回,现如今他也被关进了这个自己无比熟悉的牢房,任人宰割、坐以待毙。
  徐远举知道自己杀人如麻,手中有太多太多的血债,他认为共产党绝不会放过自己。
  因此在面对审讯和管理时,他直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,完全不听从管教人员的命令。
  徐远举认为,自己一旦吐露了半点关于国民党的情报,接下来一定会是没完没了的审讯,直到自己将所有了解的情况全部吐露干净,过程中伴随的必将是共产党的严刑逼供和拷打。
  而等到自己的价值被榨干,等待自己的就是死路一条。
  徐远举坚信共产党一定会这么对待自己,因为他曾经就是如此对待其他人的。
  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,共产党一直以来都有优待战俘的传统。
  徐远举进监狱以来从未听说过有谁被严刑逼供,而这种情况下更加剧了他的嚣张跋扈。
  但与此同时,他内心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看法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。
  1951年11月的一天晚上,管教人员再一次对其进行了提审、录口供。
  这时候马上就要到“11·27”惨案周年纪念日,审讯人员问及的大多又是关于此次惨案的问题。
  这让他有些怀疑,自己是不是会在周年纪念当天被推出去公审?
  后面几天晚上,徐远举一直惶恐不安、夜不能寐。
  后来,管教人员告诉他:“正是因为你罪大恶极、身份不一般,所以才有立功的机会。”
  听了这话,徐远举才算放下心来。
  事实上,共产党对战犯从不打骂、不严刑逼供,且思想上关心、生活上照顾的传统早就有体会。
  虽然他仍然嘴硬,可实际上对共产党已经没有了敌意。
  而让徐远举迷途知返,愿意承认罪行、配合调查的,还要从两件事情说起。
  第一件事就是在战犯营中,共产党帮他治好了身上的疾病。
  徐远举进入白公馆不久便染上了肛门蜂窝型组织炎,这种病由细菌感染引起,发病后可能会迅速蔓延至腹膜后组织、腹股沟等部位。
  管教人员得知他身体抱恙,直接把他送进了医院接受治疗,对他给予了充分的人道主义关怀。
  还有一次,重庆地区的居民自发前来白公馆周围举办祭奠活动。
  当时来了几千民众,声势浩荡,白公馆内的战犯都以为民众们是要来讨伐自己,徐远举也不例外。
  随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,战犯们的脸色也愈加苍白。
  就在他们以为民众们要冲进来时,外面忽然没了动静。
  他们悄悄伸出头观望,发现白公馆的周围站了一圈共产党士兵,在牢牢地守卫着白公馆的大门,为的就是防止群情激愤的民众们冲进去。
  经过这两件事,徐远举的内心大受触动,他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开始反思自己。
  三、未等到赦免便突然离世
  徐远举在管教所中不仅积极参加配合共产党方面的调查,还帮助劝解所内的其他战犯,参与了很多次帮教活动。
  在他的现身说法下,不少战犯纷纷放弃了挣扎,坦白了自己的罪行。
  此外,徐远举甚至开始学起了毛主席的著作,对共产党的执政思想理念进行了深入的了解。
  从一开始的嚣张跋扈到现如今的老实顺从,徐远举的变化让人感到震惊。
  1956年初,徐远举被转移到了北京功德林监狱。
  得知这一消息的徐远举更加激动,他知道能够被关进功德林的战犯,都是中共中央特别看中的。
  这意味着自己仍然具有很大的价值,等于自己的人生还有新生的希望。
  因此到了北京之后,徐远举表现的更加积极。
  在劳教中,徐远举总是尽心尽力、保质保量地完成给自己布置的任务,且多次主动要求增加任务量。
  在学习中共中央的先进思想时,徐远举总会第一个举手发言。
  为了表明自己弃暗投明、悬崖勒马的决心,徐远举还主动为功德林监狱的墙报撰写文章,四处宣传、鼓励战犯们交代清楚自己的罪行。
  1959年12月,中共中央通过了功德林第一批战犯赦免名单,其中并没有徐远举。
  之所以有此决定,主要还是因为徐远举之前犯下的罪孽实在太过深重。
  且其本身的思想和情绪并不稳定,脾气也有些暴躁,组织考虑到其本身仍然存在一定潜在风险,决定对其更长时间的观察和改造。
  但是徐远举却有些不乐意,他认为自己在功德林中的表现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人,自己理应是被第一批赦免的。
  因此在看到赦免名单上没有自己的名字时,他忍不住发了牢骚:
  “我这么认真学习、劳动,积极写材料,响应共产党的号召,我哪件事没有做好?我哪一项不符合赦免的标准?”
  为了尽快被加入到赦免名单,徐远举不仅将自己的罪行一遍遍详细地告知管教人员,甚至专门写了一本名为《我的罪行实录》。
  里面密密麻麻地写下了他犯下过的所有罪行。
  然而遗憾的是,在接下来的几批特赦名单中,始终没有发现徐远举的名字,这引来了他的不满。
  管教人员开导了很长一段时间,他才慢慢接受这个事实,转而更加认真刻苦地学习毛泽东思想、努力的劳作,想着有朝一日走出这片高墙。
  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徐远举最后非但没能等来自己的赦免,反而是惨死在了病床上。
  1973年1月19日夜间,徐远举在床上辗转反侧,久久无法入眠。
  忽然间,他踢掉了身上的被子,开始痛苦地哀嚎起来。
  同宿舍的战犯听到了动静,赶紧过来查看,发现他浑身滚烫、眼睛凸起、鼻孔流血,他很快被送到了医务室。
  然而仅仅三天后,徐远举便在北京复兴医院去世,时年58岁。
  因为其身份特殊,周恩来总理担心他是遭人陷害谋杀,于是命令彻查此事。
  结果发现事情根本没有想象的那般复杂,徐远举的死亡是他咎由自取。
  原来,徐远举对于自己迟迟没有被赦免一事本就耿耿于怀,内心的愤懑久久无法平息。
  这样的心境下,他在思想上也开始出现极端情绪,劳动改造方面也明显不如之前用心。
  1973年1月19日这天,徐远举完成了自己这一天的缝纫工作,拿着成品去交工。
  但是检查人员认为产品质量没有过关,便要求他拿回去返工休整。
  徐远举便开始暗自恼火,觉得有人在针对他。
  有战犯提出可以帮助他一起做,这一下子激发了他强烈的自尊心。
  他暴跳如雷吼道:“好汉做事好汉当!我没本事丢的是我自己的脸!不用你们可怜我!”
  当天,徐远举一直怒气冲冲,心情烦闷、抑郁。
  到了晚上,徐远举又冒着寒冷的天气洗了个冷水澡,试图压制内心的火气。
  可从未有过洗冷水澡习惯的他,当时就被冻得浑身抽搐。
  到了晚上,徐远举开始出现呼吸急促、鼻子出血、浑身发烫的情况,功德林卫生所初步诊断是高血压发作,给他服用了降压药。
  但是到了21日,徐远举的状况仍然没有好转。
  看守人员便把他送到了北京复兴医院抢救,医生诊断是脑溢血。
  次日,徐远举抢救无效死亡。
  对于死因,医院给出的结果是:患者在极度激动的情况下,不顾高血压症状,用冷水洗澡,引发高烧,进一步导致血压猛升,并冲破了血管。
  倘若徐远举能够心平气和的在功德林中接受改造,放下对赦免的执念,他或许有一天真的可以重新做人。
  可惜的是,他本身对于改造一事就有些急功近利的意味,反倒让劳动改造一事变了味道。
  最后,他也正是死于这种心态之下。

标签:功德林监狱 国民党军战犯 徐远举 


相关评论

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

  Copyright @ 2013---2022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:754200824 邮箱:cnxc114@126.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本网站免责声明: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、图片、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,请及时告知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,谢谢合作!

豫ICP备19005385号-1 淘乐网官方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