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探秘

枪杀项英的叛徒刘厚总,结局如何?

时间:2022-8-8 21:53:23   作者:淘乐网   来源:cnxc114   阅读: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1941年3月的一天中午,几名新四军匆匆走进一个山洞,长时间的行军让他们疲惫不堪、汗流浃背。  一个身材高大的新四军干部脱下了上衣,放在洞口的树枝上晾晒。  上衣脱下那一刻,干部的腰间亮光闪闪。 &emsp...
  1941年3月的一天中午,几名新四军匆匆走进一个山洞,长时间的行军让他们疲惫不堪、汗流浃背。
  一个身材高大的新四军干部脱下了上衣,放在洞口的树枝上晾晒。
  上衣脱下那一刻,干部的腰间亮光闪闪。

  发出亮光的,是几根金条。

枪杀项英的叛徒刘厚总,结局如何?

  旁边的一个新四军见状愣住了,眼睛死死地盯着干部腰间的金条,泛起贪婪的目光。
  随即,那贪婪的目光变成了凶光,暗含杀机。
  这名新四军干部是谁?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?
  这一切,还要从1941年1月发生的皖南事变说起。
  众所周知,全面抗战爆发后,我军改编为八路军、新四军,开赴抗日前线。
  在抗日斗争中,我军发展壮大,这引起了蒋军的恐慌。
  因为在他们眼中,我军是心腹之患,威胁大过日军。
  他们容不得我军发展壮大,处心积虑要限制,甚至消灭。
  1940年底,蒋军下令坚持抗战的八路军、新四军在一个月内,全部撤到黄河以北。
  1941年1月6日,9000名新四军将士北移的时候,却在安徽泾县茂林地区突遭8万蒋军的伏击。
  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。
  新四军奋战7昼夜,大部牺牲或被俘,军长叶挺也被扣留,只有2000余人突出重围,其中包括副军长(政委)项英、副参谋长周子昆。
  由于蒋军还在清剿新四军余部,项英等人突围后处境危险,只能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穿行,躲避敌人的追捕。
  文章开头在山洞里出现的新四军干部,就是项英。他放在腰间的金条,是新四军的活动经费。

枪杀项英的叛徒刘厚总,结局如何?

  项英
  那名目露贪婪目光,继而产生杀机的新四军干部,名叫刘厚总。
  刘厚总,1903年出生于湖南耒阳,出身贫苦,受尽土豪恶霸欺压。
  苦大仇深的他很早就参加了革命,对地主恶霸毫不留情,曾经在一夜中杀了四个大土豪,人称“耒阳大杀星”。
  因此,他也招来了敌人的疯狂报复,兄弟和堂兄弟刘厚林、刘厚定、刘厚存等五人惨死在蒋军屠刀之下。
  得知噩耗,刘厚总发誓要血债血偿,对敌人更加痛恨,革命更坚决。
  经过多年血与火的考验,刘厚总不但加入了组织,还成长为新四军的一名干部。
  既然如此,他怎么会对首长携带的金条产生贪念?
  刘厚总参加革命队伍,除了家仇,还带有私心,并不是心怀为穷苦百姓打天下的目的。
  他认为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革命就是把土豪地主消灭,自己要享受生活,把富人的财产据为己有。要不然的话,还有什么劲?
  因此他每杀掉一个土豪,就敛财,还想染指人家的女人。
  刘厚总的行为严重违纪,败坏声誉,也引起群众的严重不满。
  上级对他进行多次教育,告诉他我军跟土匪军阀不一样。
  经过教育,刘厚总表面答应,说愿意改正错误。
  可是在1938年4月,身为新四军军部特务营副营长的刘厚总旧病复发,在驻地侮辱了地主家的女儿,被告到了军部。
  叶挺得知后大怒,让人将其绑了起来,押送到军部,要对他军法从事。
  这时候,项英出面为他讲清,说要给他一个改错的机会。
  经过讨论,军部安排他到延安学习,改造思想。
  1939年春,刘厚总离开延安,却没有去军部报到,而是回到家乡耒阳。
  原来,对组织上的教育,刘厚总一句都没有听进去。
  他认为当新四军不能享受,还处处有人管,太没劲了,不如自己拉起人马当山大王。
  于是,刘厚总回到家乡,开始招兵。
  但是忙活了半天,也没有拉起人马,他只好垂头丧气,返回皖南新四军军部。
  到了军部,组织没有让他到特务营担任原职,而是将其分配到军部副官处第三科当副官,职责是管理木工班和饲养班。
  相对于原来的职务,明显是降级了,而且职责也大不相同。
  这实际上对于犯了错误的同志,给予考察的方式。
  只要他好好表现的话,肯定还有机会升职。
  刘厚总却想不通,一肚子怨气,觉得领导不重用、不信任自己了,开始心灰意冷,自暴自弃。
  新四军遭遇伏击之后,刘厚总变得贪生怕死,他根本没有考虑别人,反而让几个小战士掩护自己,从敌人包围圈突围出去。
  那么,他后来和项英等人怎么到了一起?
  原来,项英等人突围出去,行进到泾县大康王(村)附近的时候,突然看到前面大树下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新四军。
  此人无精打采,蓬头垢面,疲惫不堪,情绪非常低落,一脸的迷茫。
  “你是哪个部分的?”项英问。
  “报告政委,我是副官处的!”对方敬礼之后,挠着后脑勺,不好意思地说,“政委对我还有救命之恩呢,两年前军长要枪毙我,还是政委你给讲情……”
  听他这么一说,项英似乎想了起来,一脸和蔼地说:“是吗?我也不记得了;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挺有缘分的,那就一块走吧!”
  就这样,刘厚总和项英等人开始结伴同行。
  让项英没想到的是,正是他的这个决定,让危险一步步向自己靠近。
  3月12日,项英一行来到赤坑山。
  正走着,警卫员黄诚突然转身对项英说:“首长,前面有个山洞(后来得知,洞的名字叫蜜蜂洞),您到里面休息一下吧”。
  当时他们已经走了很久,大家都很累了,项英就点头表示同意。
  警卫员李德和上前看过之后,回头对项英说:“山洞是不错,但是地方太小了,只能容纳三四个人。”
  于是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,以及刘厚总和警卫员黄诚四人走入洞中,警卫员李德和、郑德胜、夏冬青以及参谋等人则在距离山洞一百米左右的半山腰警戒。
  跋涉了半天,大家衣服都湿透了,尤其是项英。
  虽说也是从炮火连天的战场一步步过来的,但项英当了政委之后工作忙,没有时间锻炼了,体质不如当年。
  经过几个小时跋涉,衣服都贴在了脊梁上。
  再加上洞中潮气重,项英身上的旧军服片刻时间完全湿透,他便脱下上衣放到洞口晾晒。
  这一脱不要紧,他腰间的金条露了出来,闪着耀眼金光。
  刘厚总看到之后眼都直了。
  刘厚总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。
  项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也不能做亏心的事。
  到了晚上,刘厚总翻来覆去睡不着,黄灿灿的今天总在眼前晃动,那欲望挥之不去。
  他想,新四军被打散了,蒋军还在清剿,大家能不能逃出去还要打个大问号,一旦被抓住脑袋肯定保不住,这辈子就算完了。
  不如赌一把,杀了项英他们,那些金条就是自己的了。
  再说,山下到处张贴着悬赏捉拿项英的告示,自己打死了项英还可以领赏,何乐不为?
  想到此,他便安慰自己:反正项英也跑不了,被我杀了还不受罪。
  给了自己一个无耻的理由后,刘厚总下了决心。
  这时候天下起了小雨,项英和周子昆也睡不着,他们索性起床,让警卫员黄诚点起蜡烛,在洞门口摆开象棋,对弈起来。
  看到时间不早,黄诚就催首长去睡觉。
  项英回答说:“你们先睡吧,我和参谋长还没有分出胜负呢。”
  黄诚只好把子弹上膛,压在枕头底下,靠在最里面,然后闭上眼睛。
  但是他并没有呼呼大睡,职业的习惯让他总是半睡半醒。
  过了一会儿,黄诚听到项英和周子昆结束了对弈,也躺下了。
  黄诚躺在最里面,他听到刘厚总说:“首长,你们睡在里面,我在外面挡风。”
  凌晨时分,洞里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,黄诚被惊醒,他一跃而起,本能地去抓枕头下的手枪。
  这时候,一道强烈的手电光射来,刺得他睁不开眼。
  紧接着,洞里再次响起两声刺耳的枪声,随着枪响,黄诚肩膀和脖子几乎同时中弹,随即失去了知觉。
  开枪者正是刘厚总,他打死了项英和周子昆,重伤黄诚之后,将项英身上的金条、法币和手枪装进自己的口袋,匆忙逃出山洞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  听到枪声,附近担任警戒的警卫员和参谋匆忙赶到山洞,见状大惊。
  他们急忙出去追捕刘厚总,但夜色茫茫,对方早已不见踪影。
  警卫员只好含泪将两位首长掩埋,将身受重伤的黄诚带走,迅速转移。
  那么,恩将仇报杀害首长的刘厚总下场如何?
  关于刘厚总的下场,有多个版本。
  一种说法是,他杀了项英之后,跑到蒋军军中邀功,对方不相信,到山洞里核实,没在洞里发现项英。
  蒋军认为他是个骗子,给他定了一个谎报军情的罪名将其抓了起来,将他身上的财物私吞,并将其关进渣滓洞,新中国成立后下落不明。
  另一种说法是,刘厚总杀了项英之后,向蒋军邀功,但是无人肯信。
  直到确认项英牺牲的消息,蒋军才相信了刘厚总。
  刘厚总为了邀功,还于1942年7月10日,在《宣报》上发表了题目为《我为什么打死项英和周子昆》的文章,恬不知耻陈述自己杀害项英的过程。
  然而,刘厚总并没有得到重赏,因为蒋氏发动皖南事变让亲痛仇快,受到各方谴责,搞得非常被动,如果再重奖刘厚总,肯定会再次让蒋军陷入舆论旋涡。
  于是,蒋氏给蒋军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发电,让他将刘厚总这个烫手山芋押解去重庆,投入渣滓洞监狱。
  重庆解放时,刘厚总趁乱逃出监狱,混入江西一家盐店当伙计,被项英的警卫员认出后处决。
  还有人说,刘厚总在监狱时,身份暴露,被愤怒的地下组织成员打死。
  流传最广是说法是,新中国成立后,陈毅下达通缉令,缉拿杀害新四军政委项英的凶手,刘厚总惶惶不可终日,畏罪自杀。
  刘厚总的下落众说纷纭,真假莫辨,到底哪种说法才是事实?
  目前比较权威的说法,就是童志强发表在《铁军·纪实》中,一篇名题为《追踪枪杀项英凶手刘厚总的下落》的文章。
  童志强是知名学者,从1980年开始研究新四军军史,是中国新四军研究会特邀研究员。
  他找到了一篇名为《火种》的回忆录,(发表在《红旗飘飘》第22册)作者是前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刘奎。
  刘奎在皖南事变时,担任新四军军部参谋,负责保卫项英的安全,项英被害时他在外围警戒。
  关于刘厚总的下落,刘奎在文中是这样写的:“刘厚总叛变以后,投靠了旌德县伪党部,自称杀死了项英、周子昆,邀功请赏。”
  “因为当时的蒋军当局早已宣布项英、周子昆战死,他们自然不会刘厚总的话,反而认为他是降中有诈。刘厚总不得不带领这班人马来蜜蜂洞取项、周的人头。”
  “到了半山腰,敌人看山势险恶,都不敢前进,让刘厚总取寻找项英尸体。”
  “刘厚总到洞里一看尸体不见,知道无法交差,害怕被治罪,只好逃之夭夭,投奔了太平县伪府的苏承平。”
  到1943年冬季,苏承平为了肃清内部,处决了刘厚总。
  目前为止,这是关于刘厚总下落的最权威说法。
  那么多久经考验的警卫员,项英为什么偏偏要让犯过错误、且不太了解的“陌生人”刘厚总留在自己身边?
  当时担任新四军司令部参谋处侦察科长,负责项英警戒,后来担任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的谢忠良回忆说:“刘厚总我是认识的,当时他从游击队转为新四军是我经办的,不过项政委不太了解;刘厚总皮肤黝黑,身高约1.85,像铁塔一样。项英见他人高马大,遇到紧急情况能背起他奔跑,便把他留在了身边。”
  利欲熏心、恩将仇报的叛徒刘厚总下场可悲,遗臭万年;为抗日而牺牲的项英名垂青史,被后人敬仰。


标签:叛徒 刘厚总 苏承平 童志强 项英 


相关评论

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

  Copyright @ 2013---2022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:754200824 邮箱:cnxc114@126.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本网站免责声明: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、图片、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,请及时告知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,谢谢合作!

豫ICP备19005385号-1 淘乐网官方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