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探秘

被史学家定性为日本汉奸“汪精卫”死后,其大家闺秀的妻子陈璧君结局如何?

时间:2022-7-9 23:10:08   作者:淘乐网   来源:cnxc114   阅读: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汪精卫在1944年11月10日死后,陈公博成了汪伪政权的头号人物。  但汪精卫活着的时候,汪伪政权有一个人,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她就是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,连陈公博也不放在眼里,两人矛盾极大。陈璧君借助汪伪政权第一夫人的身份,培植“公...
  汪精卫在1944年11月10日死后,陈公博成了汪伪政权的头号人物。
  但汪精卫活着的时候,汪伪政权有一个人,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她就是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,连陈公博也不放在眼里,两人矛盾极大。陈璧君借助汪伪政权第一夫人的身份,培植“公馆派”势力,筹建伪广东省政府,等等。总之,在汪精卫活着的时候,汪伪政权里,陈璧君谁都敢招惹,但谁也不敢把她怎么样。
  但是陈璧君的权力是依附在汪精卫的身上的,所以汪精卫一死,情形便立即发生了变化。尤其是陈公博“继位”之后,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,立即搞机构改组,借机把“公馆派”挤出了伪政权的权力中心。善于见风使舵的投机者,见妙头不对,纷纷“倒戈”,一向门庭若市的汪公馆,变得冷落了下来。
  陈璧君心里很清楚,陈公博是不能容她的,呆在南京只能是自取其辱,于是便离开南京,跑到广东,那里毕竟是她经营多年的地盘。
  但是,这还不算糟糕的。更糟糕的是,她费尽心机扶持的广东省伪政府省长陈耀祖,在1945年3月被刺杀了。陈耀祖是陈璧君的弟弟,是她花费心思最多的家人,说白了,是陈璧君“广东老巢”的看门人。
  陈璧君顾不得悲伤,立即开始从家族中着手物色广东省伪政府的新省长,但是物色了一圈,陈氏家族中的人,谁也不愿干这个汉奸省长。

  最后,在陈璧君的“撒泼胡闹”之下,从陈公博那里要到了一个人,他就是褚民谊。

被史学家定性为日本汉奸“汪精卫”死后,其大家闺秀的妻子陈璧君结局如何?

  褚民谊虽然不是陈氏家族本家之人,但是她的妹夫,说起来也还是自家人。
  褚民谊做了广东伪政府的伪省长之后,不过是个傀儡,凡事都要“奏请”陈璧君。当然,这也正是陈璧君不惜撕破脸胡闹为代价所求的结果。可是,这样,就算委托了吗?
  不,因为随着日本的连连战败,汉奸伪政权也必然要随之覆灭。
  且说,褚民谊到广东才做了一个多月的伪省长,次月美国便给日本送去了原子弹。不久,日本见大势已去,便投降了。
  当日本天皇投降的消息传到陈璧君那里时,这个曾经骄横跋扈的汉奸夫人如同五雷轰顶。她痴呆呆地喃喃自语说:“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……”
  早知今日,何必做汉奸呢?
  接着,褚民谊给陈璧君传达了陈公博的指令,说解散伪政府。
  不过,此时的陈璧君哪里还顾得上伪政府解散与否,她关心的是自己的出路在哪里?
  褚民谊提议出逃国外,因为陈璧君的侄儿陈国琦已经出逃香港。
  但是,陈璧君最后选择留在广东(实际是无奈,只能留在广东),她说:
  第一出逃就是坐实了汉奸的罪名(说明在她自己的内心深处,她已经给自己定义为汉奸了);
  第二是就算逃到香港,逃到国外,又能怎样,到处都是盟国地盘(说明她自己也认为汉奸到哪里都不会被原谅和放过,不管逃到哪里,最终可能还是被押送回来,接受审判)。
  也正因此,陈璧君说:“我倒想看看,重庆方面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  那么重庆方面会如何对待陈璧君呢?
  陈璧君准备坐等,但是陈璧君真的能沉住气吗?
  实际上,可没那么简单。
  尤其是重庆派海军部次长招桂章担任广州先遣军司令后,此消息一出,褚民谊立即报告给了陈璧君。
  原本算是好事,毕竟招桂章曾经是汪精卫的部署,担任过汪伪政权的广东省海军司令。但是却在任内顶撞过陈璧君,被陈璧君一阵枕边风给吹出了广东,仕途栽了跟头。对此,招桂章心里一直是记着的。
  褚民谊自然不知道这茬,所以想借助招桂章帮忙疏通一下重庆的关系,但是被陈璧君拒绝了,因为陈璧君心里清楚,这时候舔着脸去求招桂章,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  最后,陈璧君决定,主动向重庆方面联系,以谋求出路。
  于是,她让褚民谊给重庆发电报,表达投靠的诚意和心愿。
  褚民谊把电报拟好后,陈璧君觉得不满意,要再拟,要求言辞恳切、诚意满满,并要向委员长夫人问好。
  褚民谊照办,拟写多次,终得满意,然后连夜发出。
  发出后,就是等待,焦急地等待……
  但是等待,也还是有结果的,只是这个结果有点神秘而已。
  数日之后的一天夜里,一个人来到褚民谊的家里,褚民谊一看,惊喜万分,因为来者他认识,正是军统局广州站的主任郑介民。
  郑介民对褚民谊说,他发的电报,委员长已经看到,对他们的态度非常赞赏,另外戴局长(戴笠)还专门发来一份电报,让转交给他。
  郑介民说话间,从公文包里取出来。
  褚民谊立即打开电报,仔细阅读,电文较长,摘录于此:“郑鹤影(备注:郑介民的字)兄:奉委座手令开:日本无条件投降,褚民谊兄过去附敌,罪有应得。姑念其追随国父奔走革命多年,此次敌宣布投降后,即能移心移志,准备移交,维持治安,当可从轻议处。惟我大军入城在即,诚恐人民激于义愤,横加杀害,须饬属妥为保护,送至安全地带……”
  褚民谊看罢电文,内心感动不已,连连称谢。
  在郑介民走了之后,褚民谊激动万分,带着电文赶紧来到陈璧君那里,汇报此大喜事。
  但是陈璧君看了电文之后,心里不禁嘀咕起来,这电文说得倒是不错,只是说要把他们转移到安全地带,可是哪里才是安全地带呢?
  陈璧君思虑了一会儿,对褚民谊说:“我们还是不能离开广州,你再给委员长去电,表达这个意思。让我们留在广州,恭候安置。”
  陈璧君这个思虑还是有道理的,不愧是老江湖。毕竟广州是她的老巢,在这里方便行动,如果离开了这里,很多事情就不由自己了。
  可是,她让褚民谊给重庆发电报,褚民谊倒是立即发了,可是这次却久久没有收到回复,眼看两个星期都过去了,陈璧君感到有点坐不住了。
  恰在此时,郑介民来了。
  这次,郑介民带来的信息是:请他们去重庆。当然,同时还带来了一样更为要紧的东西,那就是蒋介石的亲笔电文。
  褚民谊接信儿后,拿着蒋介石的电文,兴奋不已,半夜赶到陈璧君那里汇报。
  陈璧君等了好久,终于等到了重庆来的信息,自然也是分外激动,拿起电文看了起来。电文较长,如有兴趣的读者,可一观,录于此:“重行(备注:褚民谊的字)兄:兄于举国抗战之际附逆退敌,罪有应得。惟念兄奔走革命多年,自当从轻议处。现已取得最后胜利,关于善后事宜,切望能与汪夫人各带秘书一人,来渝商谈,此间已备有专机,不日飞穗相接。——————弟蒋中正印”
  陈璧君看罢电文,心里是既高兴又矛盾,高兴的是重庆方面终于给出了明确的信息,矛盾的是重庆方面给出的邀请,让她感到略有不安。
  去重庆?还是不去?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。
  去了,会怎样?不去,又会怎样?
  狡猾的陈璧君陷入了深思之中。
  此时,陈璧君的脑海中,闪出一个可疑的念头,她对褚民谊说:“这个电报,不会有问题吧?”
  褚民谊说:“电报纸上附有密码,岂能有假啊?再说了,郑介民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拿委员长的名义来造假欺骗咱们啊!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啊!”
  陈璧君看了看密码,也觉得不该有假,这个思虑,渐渐消除。
  但是,陈璧君的矛盾心理,依然在作怪。可是,她也很清楚,以她当时的处境,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去重庆跟蒋介石商谈,那么以后就可能陷入更大的被动。说白了,她不接蒋介石的招,那么以后将无招可接。
  在这样的情况下,即便感到去重庆有一定的风险,她觉得还是要冒一冒险、碰一碰运气。
  想至此,她让褚民谊到市场上购置一些礼物——洋桃两筐,计划送给宋美龄。其目的明显不过,希望通过交好宋美龄,曲线从蒋介石那里讨到一个好结果。
  说话间,9月12日到了,重庆派来的专机已至广州。
  当日下午三点,褚民谊和陈璧君在省府那里等到了郑介民。
  陈璧君和褚民谊上了郑介民带来的汽车,车队就出发了。
  原本,陈璧君以为车队是往白云机场走,但是越走,她越觉得不对劲儿,因为从广州市往白云机场去的路,她是很熟的。
  陈璧君立即警惕起来,大声叫道:“停车。”
  但是司机,自然是不会停车的。
  陈璧君立即质问郑介民怎么回事,郑介民立即致歉道,说重庆派来的专机是美国水上飞机,要先上船,然后从船上登机。
  听罢,陈璧君方才安心。
  不久,车队开到珠江大桥旁边,停住了。
  大家下了车,按照郑介民的安排,上了岸边停靠的汽船。
  刚上船,郑介民说因另有公务在身,尚需在滞留广州,不能陪他们去重庆了。
  接着,他指了指身边的一位军官,说接下来的路程,这位何中校会做妥善安排。
  说罢,郑介民便道声告辞,离开汽船,回到岸上离开了。
  陈璧君来不及多想多问,郑介民已经乘车远去了。
  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才是真正大大出乎陈璧君的预料,狡猾如她,也没想到会落入这步田地。
  汽船开动后,何中校说乘坐飞机不便携带枪支,请陈璧君和褚民谊把随身武器交出。
  陈璧君端着架子,说我们没枪。
  但是,何中校却说不管有没有,都要接受例行检查。
  陈璧君总是拿着自己是“汪伪政府第一夫人”来装,何中校这么一搞,陈璧君的脸色很难堪。但是,在褚民谊的劝慰下,还是接受了检查。
  检查完毕后,何中校拿出一份电报,递给陈璧君。
  上面写着:“蒋委员长因公赴西安,四五日内不能回渝,陈璧君一行此时来渝,诸多不便,应先在穗移送至安全地带,以待后命。”
  此电报来自戴笠。
  陈璧君看罢,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大变、身体发抖,半晌大叫大骂道:“骗局,这就是一场骗局。老蒋竟然敢骗老娘!既然去不了重庆,我们回去,哪里也不去。”
  但是何中校冷冷地道:“去哪里,上峰已做安排,我们必须执行。”
  陈璧君怒道:“哪个上峰我不管,我就要回去。”
  在言语对抗间,汽船照样行驶——上了“贼船”,由不得她了。
  汽船开到中间,有一艘汽艇接应。陈璧君见要倒船,便坚决不上。
  何中校示意手下,拔枪胁迫。
  褚民谊见事已至此,赶紧劝说陈璧君:“日本已经投降,我们就算回去,在家跟在这船上,又有什么分别呢?”
  陈璧君心里又何尝不清楚呢?以前做汉奸,有日本罩着,如今日本都战败,自顾不暇,哪有能力来管这些汉奸呢?
  最后,陈璧君终究还是上了汽艇。
  俗话说:贼船好上难下。
  陈璧君上了这汽艇后,她的未来基本就已成定局了。
  汽艇靠岸后,陈璧君和褚民谊被拉到伪师长李辅群的私人府邸,不过,只是让陈璧君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。而且,是要陈璧君和她的女秘书共用一个房间。当然房间里的一应用度十分齐全。
  不过,从此,她失去了自由。
  因为她不但不能出门,而且连二楼的楼梯也不能下。
  门外,全是荷枪实弹的守卫。
  至此,陈璧君彻底成为笼中之囚。
  这就是戴笠同学给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所设的那个大局。抗战胜利后,伪政府是肯定要解决的,而伪政府那帮汉奸也不会坐以待毙,老早都开始各谋出路。比如伪政府的头子陈公博为了自保,很早就开始跟重庆方面眉来眼去了。可是陈璧君这个女人比较特殊,因为她是汪精卫的老婆,曾经的“汪伪政府第一夫人”。虽然大汉奸汪精卫死了,但是做大汉奸的这笔账,总是要算的。于是,他老婆自然是不能让跑路的。
  这事,戴笠可是盯得清清的。
  所以,抗战胜利后,他就开始盯上了陈璧君。
  但是,明着抓陈璧君,肯定是不易抓住的。陈璧君的耳目也比较多,一旦走漏风声,这陈璧君肯定是要先跑路的,或者硬来又怕她自杀。
  那么怎么办呢?于是,一边暗中盯住,防止其跑路,一边令人根据情况设局。
  后来,陈璧君果然在犹豫之间,被戴笠抓住了机会。
  结果,在陈璧君想对重庆主动投怀送抱的时候,戴笠抓住了机会,在这个一来二往的过程中,戴笠最大胆的手笔莫过于拿蒋介石当枪使,因为那几份蒋介石的电报,全是戴笠搞的鬼,也难怪狡猾如陈璧君,都没能识破。最终上当受骗,彻底进入了戴笠设置的圈套里。
  不久之后,陈璧君被押到南京,囚禁于宁海路25号看守所。再不久,又被关押到江苏高等法院的看守所。
  1946年,陈璧君被以汉奸罪起诉,江苏高等法院判处陈璧君无期徒刑,剥夺公权终身,家产全部没收充公。49年南京解放后,陈璧君再次坐进了解放军的监狱里。59年,77岁的陈璧君死在狱中,终于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。
  参考资料:《陈璧君传》。


标签:汪精卫 陈璧君 戴笠 褚民谊 李辅群 郑介民 


相关评论

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

  Copyright @ 2013---2022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:754200824 邮箱:cnxc114@126.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本网站免责声明: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、图片、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,请及时告知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,谢谢合作!

豫ICP备19005385号-1 淘乐网官方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