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世情

民国·向恺然·江湖怪异传·第20-21章(更新完毕)

时间:2022-8-20 0:08:33   作者:淘乐网   来源:cnxc114   阅读: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第二十章 李炳荣之自述  李炳荣是醴陵东乡人,小时候非常顽皮,时常在外边闯祸。他父亲呕气极了,便把他关锁在一间屋子里;那屋子只有一个土窗,窗外有一株极大的白果树;树上分杈的地方,有一个茶杯大小的洞,有一对啄木鸟在里面做巢。李炳荣本听得人...
  第二十章 李炳荣之自述
  李炳荣是醴陵东乡人,小时候非常顽皮,时常在外边闯祸。他父亲呕气极了,便把他关锁在一间屋子里;那屋子只有一个土窗,窗外有一株极大的白果树;树上分杈的地方,有一个茶杯大小的洞,有一对啄木鸟在里面做巢。李炳荣本听得人说啄木鸟会画符,若是学会了那符,听凭是甚么封锁坚固的门,符到处,那门自然而然的开了。
  这年正是白果成熟的时候,他家用的一个看牛的小孩常常到后院里拾那落下来的白果。李炳荣便问那小孩道:“你要学法么?”那小孩便问:“怎么个学法呢?”李炳荣道:“容易!”使指着杈上的洞,教那小孩:“削一个木塞子去塞上,明天若是木塞子自己掉下来了,你就可以学法了。”那小孩很高兴的跑去削个木塞拿了来,爬上树去把那洞塞了,自去看牛。李炳荣就一心三思守着窗口,专等那啄木鸟回来。
  约莫等了两三个时辰,啄木鸟回来了,进不得巢,便翩然飞下地来,□□(此处原稿缺两字——校注)地跳了几步,便用那长喙在黄泥地上画了几画。只听得飕的一声,那木塞如同弩箭一般直射到三丈外的草地里去了。啄木鸟散开翅膀在地上扫了两扫,扫乱了画的痕迹,便翩然飞进洞去。李炳荣留心它的跳法和画法,却记不全,第二天又教那小孩去塞;如此候了五六天,被李炳荣学会了,便自走出那间关锁的屋子来。
  他父亲有些诧异,去看那屋子时,门大敞着;里外都没有撬坏的痕迹,锁开了,掉在地上;便打了李炳荣一顿,问他如何出来的。李炳荣耐着打不肯说真话,只说是门忽然开了,以为是父亲特地放他的,所以才走出来。他父亲拷问不出所以然,只得罢了;却是李炳荣的小孩顽皮办法,从此一点也不来了;专一的爱学法,只苦于没有师父。
  过了几年,李炳荣十四岁了,偶然走到长岭上口渴起来;寻不见水,在一个枯涧边寻见一株酸枣树,结了些半生半熟的枣子在上头,便爬上去吃。忽然一阵狂风过去,一只牛大的白头虎从涧那边山凹里跳过涧来;随着那山凹边跳出一个人,腾空一般的落下来,恰恰落在那老虎前面。那老虎登时俯伏在地,那人用手去抚摩虎头;那老虎娇的像猫一样,翻转身来,用两只前爪去捧那人的手。
  李炳荣又惊又羡,仔细看那人时,原来是一个老尼姑;两道白眉毛,从眼角上垂下来,足有三四寸长,一脸慈善之气。李炳荣那时一心只想拜老尼姑做师父,便不顾甚么,直溜下树来,跑上前跪下就叫师父。那老尼姑看了一看,便叹口气道:“你这孩子却也有点根器,可惜心太野了,修不得道。我不是你的师父,我指引你去拜一个师父罢!五年之后,你到贵州去一趟,自然有人收你做徒弟。”李炳荣那里肯罢手,只顾磕头哀求。
  那老尼姑想了一想,道:“也罢,我传你些治病的符水。可是要守我的三个戒条:第一,不许取钱,送不送钱和送多少,听凭人家。第二,不许偷懒,无论早晚和大热大冷的天,不问你有甚么事占住了手,只要有人请你去看病,都要去治。第三,不许夸嘴!你要知道,治病治好了,是人家命不该绝;若是治的不好,只能说自己的功夫不精,我们的存心应该如此。”
  李炳荣领了戒条,那老尼姑传了一遍咒语,袖里取出一本薄薄的抄本书给了李炳荣;拍一拍老虎的头,老虎“呜”的一声跳过涧那边去了,老尼姑也腾身而去。李炳荣朝天磕了几个头,回家悄悄的练习符水;一年之后,在醴陵就出了名。
  后来,到长沙住了些时,已经十九岁了;便遵着老尼姑的吩咐,独自上贵州去。在玉屏山遇见邵晓山,拜了师父;跟随了十年,学会一身好拳棒,又得了祝尤科的嫡传。邵晓山也说李炳荣够不上讲身心性命之学,不再教了,只得辞别师父回家。路过洪江,遇见黑山教一个无名的好汉,斗起法来;李炳荣因为功夫太浅,看看抵挡不住。邵晓山突然走来,拦着那人道:“他虽是我的徒弟,可是苟二姑叫他来拜我为师的,你们不可以侵害他。”那人愤愤地走了。
  李炳荣这才从头追问,才知道老尼姑是苟文润的第二个女儿;从征义堂逃出来,就在长岭上修行,邵晓山还是苟二姑的师侄。原来白莲教从苟文润分派,一支是黑山教,一支是诸天教,邵晓山便是诸天教第二代的祖师。
  李炳荣回到醴陵,自知本领不高,专一用心苦练了十多年,才到长沙来行道。功夫很纯熟了,所以一时无敌!就做了长沙排、师两帮的领袖,很自矜贵,不肯为非作歹。不料彭礼和一案,因为怜念同师的胡汉升,不敢出来多事;就另外由南为昭的事,跑出个关大雄来甩了他一个筋斗。
  原来关大雄是苟二姑的得意徒弟,不但精通法术,并且练会了奇门遁甲。他在长沙县花厅里忽然不见,乃是“六戊藏形”之法,不比一切旁门左道。他制死南为昭乃是用的“太乙摄魂术”,摄了南为昭的生魂,又招了某小姐的魂来对质,才慢慢地用种种刑法叫南为昭受痛苦。李炳荣不知底细,冒冒失失的出头,硬要和解,所以才碰在钉子上;李炳荣因此灰心,正打算要离开长沙,恰巧集云坛又闹了一个大笑话。
  易福奎立集云坛,一来是安顿他平日所收留的孤魂野鬼,二来是借着替人求子的话骗一班女人的钱,甚至于还要骗几个女人随便玩玩。李炳荣早已明白,又为了朋友关系,不肯破脸去责罚易福奎;连易福奎的连手杨得中,都装糊涂放过了。
  谁知长沙官府刚要严禁妖人的时候,易福奎正奸拐了一个女人;杨得中也和易福奎的老婆勾搭上了,各自带着逃跑。不多几天,易福奎在常德破案,杨得中在岳州破案,都下在牢里。李炳荣被同道的几位老前辈大大的责备了一场,说他太没有管教,面上更是无光!便趁着官府要拿办的风声,跑到宜昌去住了些时;却和宜昌的一个带兵官认识了,请他当一名军医。
  光复之后,因为他不愿意再干符水治病的事,所以到都督府当了副官;这次回来,眼见罗、胡二人抵了彭礼和的命,心里却得卸下了一块千斤巨石,松快之至!
  第二十一章 结语
  癸丑年民军倒袁失败,作者正要去日本游历,在上海会见了傅继祖,同在邮船上谈起了以上种种的事实。作者当时发生了几种感想:第一,有鬼没鬼的问题从来两方都举不出确实的证据。现在世界上都说是科学万能,可是鬼的问题还不曾有正确的方式去研究;谁也不敢断定说有鬼,谁也不敢断定说没鬼。可是我个人的意见以为,鬼是应该有的,却不相信一班人所说鬼能够害人的话。
  我何以说有鬼呢?世界上的东西,不必一定要形质完全,才可以证明他是有的。比方我们时时刻刻可以看见这个天,究竟天是个甚么东西?无论是谁也没法拿个凭据来证明的。通常的科学家说天是空气,空气以外是真空;请问,真空以外又是甚么?没法去找凭据,只得说是真空无际了。其实,真空到底应该无际,还是有际?总之都可以说,都可以不说;这疑问便不能有解答之一日,所以只得研究得到的地方假定他是真空无际便了。庄子说得好:“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其远而无极邪?其下视也,亦若是而已矣!”远得没有考究,只好说他是天,是青天了。
  又比方我们时常感受接触的没形质的风,通常说他是流动的空气;而通常可以有使人感受同样接触的,便是人口鼻里的气。人的气,是呼吸的作用,很容易验明的;而那风,又是谁在那里主动着这么大的呼吸呢?庄子说:“野马也,尘埃也,生物之以息相吹也。”地球和其他行星都在天空里转动,地球自然要算不属于动植类的生物,所以不妨假定风是地球的吹息;然则,主动那地球在天空旋转的,又是个甚么东西?说他是星球的相互吸力吧!而所以使星球能够发生吸力的,又是甚么?这就只得说是阴阳二气了。
  若讲到阴阳二气,不但红楼梦书里的史湘云没法举出证据来告诉翠缕丫头,便是讲先天八卦、后天八卦、太极图、无极图的宋学大儒,也没法举出阴阳的实质来告诉人;也不过是假定着说天地间无非是阴阳二气罢了!由此类推,没有法子考究的天,和来历不甚明白的风,乃至神秘幽渺的阴阳二气,科学家只能知道它的大概,终究说不出它的原来分子是甚么;便说了,也绝对不能拿了那分子来给大家看!又何尝不和鬼一样,总是拿不出来给大家验看的?
  然而一般人对于天,因为它有颜色,可以看见;对于风,因为它有声和力,可以接触;对于阴阳二气,因为它有日月运行、寒暑推迁、气候差异,可以比例,都不甚怀疑;而独怀疑着人死之后的鬼,这也未免太不肯研究了!据我看来,鬼不过是生物死了以后的一个专名词罢了!有生以前叫做胎,无生以后叫做鬼;有生以前由胎渐渐的长成起来,无生以后当然由鬼渐渐的消灭了去。人比较一切生物的知觉运动来得完全,所以在鬼的时代,当然不能没有鬼的动作;不过那种鬼的动作,我们还没有升到鬼的阶级,不能知道。
  然而一定要说鬼能够害人,我实在想不出他要害人的道理来!比方人要去害胎儿,也许是事实所有,然而总是人类例外的事;由此可见鬼来害人,一定是鬼类例外的事。例外的事,自然不能作为普通的标准。所以我承认有鬼,却不能承认鬼能害人。
  第二,我以为法术是有治病的可能性,然而决不相信求神拜鬼就可以治病。据道家的说法,法术是修道时一种自卫的手段。能够自卫,当然可以救人;能够救人,当然也可以害人,这是极普通的事理。修道的人,炼精成气,炼气归神,其中要经过许多的修养;精神的作用,是不可与人以共见的;只有气的作用,可以留下许多奇特的事迹来。
  我曾听说剑侠练剑,凝神一志的对着一把剑,静坐调息;久而久之,那把剑可以随着呼吸之气,来往进退。这种以气摄形的功夫,觉得很奇,究竟还是道家最粗浅的。古来飞卫学射,专注心神在一个虱子身上;旬日之后,看见虱子大如车轮;於是一箭射去,就射中了虱子的心,就是这个道理。
  我又曾看见一个孕妇临产,胎儿死在腹中五日不下,危殆极了!偶然遇见一位祝尤科的老先生,请来救治。那老先生讨了一把剪刀、一张纸,铰成一个人形,随即把人形剪得稀烂。这边在厅外作法,那死胎连胞衣竟是一块一块的从产门里零碎掉下来。又曾见一个农夫,生了对口疮,肿得碗大,痛得直嚷;忽然来了一个过路的人,从人丛里伸手过来,在农夫后颈上一抓,对阶沿石上一撂,这人的对口疮登时不知去向!那石头上却长个瘿出来,石头还微微的颤动了一会。
  这种都是以气摄形的道理,不能说他是妖魔鬼怪的!也与神道菩萨无干。不过,他们若是拿救人的这种法术转而作恶害人,可就不得了!所以巫蛊之祸,古今中外都有历史的风俗的关系;单是用科学的方法来判断,想要打破一般人的迷信,是不能成功的。因为照科学的方式去研究,实在难得其理解;然而事实确是不能消灭!科学家空口说白话,怎么能够挽回一般人迷信的趋向呢?作者的意见如此,略为发表出来,作为这篇小说的结束,还要请阅者诸君赐教。

标签:民国 向恺然 江湖怪异传 
  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:《朝野佥载》、《廿载繁华梦》(粤东繁华梦)、《劫余灰》、《女娲石》、《梼杌闲评》(明珠缘)、《金瓶梅传奇》、《三刻拍案惊奇》(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)、《醒世奇言》(醒梦骈言)、《林兰香》、《世无匹》(生花梦二集)、《春秋配》、《黄绣球》、《十二楼》、《连城璧》(无声允)、《文明小史》、《中山狼传》、《明月台》、《警寤钟》、《常言道》(子母钱、富翁醒世传、富翁醒世录)、《医界镜》、《善恶图全传》、《负曝闲谈》、《快士传》、《西湖二集》、《广陵潮》、《糊涂世界》、《最近女界鬼蜮记》、《最近社会龌龊史》、《发财秘诀》、《金瓶梅传奇》、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、《鼓掌绝尘》、《痴人说梦记》、《古戍寒笳记》、《返生香》、《笔梨园》、《歧路灯》、《黑籍冤魂》、《大马扁》、《十一才子书·鬼话连篇录》(何典)、《雅观楼》、《海上花魅影》、《金陵秋》、《鸳鸯针》、《英雄泪》、《贪欣误》、《瞎骗奇闻》、《玉燕姻缘全传》、《笔耕山房弁而钗》(弁而钗)、《黄金世界》、《歇浦潮》、《型世言》(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)、《剖心记》、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》、《大刀得胜传》(仙卜奇缘全传)、《二刻醒世恒言》、《人海潮》、《天凑巧》、《娱目醒心编》、《生绡剪》、《柳非烟》、《蜗触蛮三国争地记》、《警富新书》、《跻春台》、《醉醒石》、《金钟传》(正明集)、《闪电窗》、《呐喊》、《彷徨》、《白鹿原》、《清夜钟》、《醉菩提传》、《枕中秘》、《潮嘉风月记》、《温凉盏》(火焚绣楼)、《碾玉观音话本》、《草木传(草木春秋·药绘图)、《九云梦》、《金玉缘》(风月宝鉴)、《益智录》、《粤剑编》、《江湖怪异传》。另外,更多精彩世情小说正在火热更新中,敬请期待哦!。
  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,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,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。
相关评论

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

  Copyright @ 2013---2022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:754200824 邮箱:cnxc114@126.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本网站免责声明: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、图片、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,请及时告知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,谢谢合作!

豫ICP备19005385号-1 淘乐网官方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