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世情

民国·向恺然·江湖怪异传·第01-13章

时间:2022-8-19 23:38:42   作者:淘乐网   来源:cnxc114   阅读: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序  恺然新作“江湖怪异传”系述湖南之巫风,盖与“江湖奇侠传”同体而异事也。携来嘱为校阅,既竟,余语恺然曰:巫之为祸,事之不可解者也;而巫之所以为祸,事之易解者也。  巫蛊自汉而有,然其敕勒咒禁,不知其何以有效,不可...
  序
  恺然新作“江湖怪异传”系述湖南之巫风,盖与“江湖奇侠传”同体而异事也。携来嘱为校阅,既竟,余语恺然曰:巫之为祸,事之不可解者也;而巫之所以为祸,事之易解者也。
  巫蛊自汉而有,然其敕勒咒禁,不知其何以有效,不可解者也。而巫之为人敕勒咒禁,则多属为家庭争阋,乃招致妖人以戕其骨肉。富贵之可叹,一至於此!人心既死,不鬼亦鬼,不妖亦妖,不待烦言而解矣。夫人而鬼而妖者遍天下,则巫之假鬼与妖以售其术者,又安得不云谲波诡、层见迭出乎哉!
  湘吾故土,而居者日浅;篇中所述,亦尝闻之。世禄之家,鲜克由礼;鬼瞰其室,妖由人兴,无足怪者。比年颇闻扶乩之术盛行;行乩之制,由美洲来,盖袭吾旧术,而变易其器械,青年趋之若狂。则以**方士之技,加有一洋字头街。故以言国家则无政治;以言社会则无公道;以言家庭,则混乱鄙陋、未有纪极!而青年之头脑,又复如是。今之现象,无一而非鬼非妖也,则又何惑乎巫祸之腾勃欤!恺然顾而笑之,因书以弁其端。
  第一章 楔子
  巫的来源古得很。追溯起来,无非是借着替人治病的名头,造作种种神权,吓诈一班人的财物供给,原是靠不住的。何以偏有一班人去迷信他呢?难道几千年下来,简直没有人看破他?看破了,简直没有法子去革除他吗?由此讲来,巫的所以存在,和一班人的所以迷信,其中一定有一个道理的。
  作者曾经仔细研究一番。从历史上、社会上、政治上观察起来,以为这种种巫术所以成为风俗的原故有三:
  一、医药没有标准。假使某种病是有治的,某种病是不治的;某种病应该用某种药,一一的都有至当不移的诊断,那就病人和病家都有了投奔的方向。何至于寒热杂投、中西并进、小病弄成大病、大病弄成死症呢!所以在那病急乱投医的挡口,人心惶惶,毫无主意,毫无信赖。那时候除了求神拜鬼,向着虚无缥缈的地方,暂时寄托着生命,请问还有甚么安慰病人和病家的法子?这是巫风成立到今不灭最普通的一个原因。
  第二,法律没有标准。假使人民的生命财产,确实有法律可以保护着:杀人的果然偿命,欠债的果然还钱;乃至欺人害人的,都有正确的责罚,绝不许有万一的侥幸,那就一班人都可以放心大胆的在秩序范围里过日子。然而不能,试看历年来杀人放火的、霸占别人妻子家业的,十九没人敢管;却是老实安分的、贫苦力作的,十之九都要遭冤枉、受刑罚、甚至于送了性命!请问这样的世界,无钱没势的人时时刻刻都有身家生命的危险;他除了求菩萨保佑,那里还有自卫的办法?这就是巫风更加膨胀的一个原因。
  第三,人类没有立身的标准。假使社会上有点公论,做好人的虽然苦恼,大家却知道尊重他;做恶人的虽然快活,大家却知道唾骂他。这一种社会制裁也还可以引人向善,戒人莫作恶。
  谁知一班人的是非之心,敌不住他的势利之见。本来人不作恶决不会有钱有势;既然有钱有势,作恶就更加凶了。然而一班人巴结有钱有势的人还来不及,那里敢反对他?有时候还恐怕巴结下上,那里敢得罪他?
  由此对于做好人而穷困不堪的人,不揶揄、不理睬已经是格外看得起,那里还有尊重的一说呢?社会上既然没有是非,作恶的不怕没人学样,自然而然的一天多似一天。于是受害的人和没有作恶的能力的人,按捺不下一口不平之气;又实在没法子奈何那作恶的,也只好是希望东岳大帝、十殿阎王,有灵有圣,把许多作恶者下地狱;将不作恶的,或被害的升入天堂。借此吐吐怨气。这就是巫风永远存在的一个原因。
  有此三个重要的大前提,又有许多的小前提;古今一班人的迷信,就绝对不是毫无理解的了。迷信的人一多,巫所得的环境的助力,当然很大。加之巫的本身,又实在有许多兴妖作怪的能耐,更自成了一种特殊的势力。说起来又可怕、又可恼、又可丑、又可笑!作者今就见闻所及慢慢道来。
  第二章 湖南之巫风
  作者是湖南人,却也曾走过许多省份,所见的迷信事情,都没有湖南那么多。即如江浙一带的看香头关亡魂种种男巫女觋、装神装鬼,究竟不是天天有的。独有湖南每到夜晚,大街小巷不是这家冲傩,就是那家拜斗;不是这家退白虎,就是那家喊魂;并且还有许多迷信事件的名目。
  大概讲来,湖南的巫风最明显的,有“排教”、“师教”两种。排教是用符水治病,自称为“祝尤科”(古之巫医专科)的嫡传;因为祝尤科是辰州最著名的。又有一种木排,是由辰州编钉下水的;凡属做木排生意的人,叫做“排客”。排客非有法术不可,所以祝尤科是排客应该精通的;於是用符水替人治病,都称排教。师教,是替病人祈祷。他所奉的祖师叫做白石三娘,是一幅**画像,教里的人叫做“师公”。替人求神叫做“冲傩”,又叫“敬大神”,又叫“杀夜猪”;因为他替人求神总是夜晚。师公挽髻插花穿件女衣,乱唱乱跳、敲锣打鼓、吹牛角闹到天亮。杀一个猪,取血敬神,就算一场法事完毕。
  这两种人都是不归属于和尚道士,和靠庙吃饭的庙祝人等之内。此外,又有一种法师,专替人家收吓(因吓失魂,代为招回;又有病家取病人衣服,登高而呼,谓之喊魂。亦是收吓一类)、断家(小孩遇见孕妇,其魂便走入孕妇腹内,谓之走家。法师能招回其魂,并断绝以后不至走家)、关符(替小孩作寄名符,可免种种关煞)、立禁(小儿防病,或孕妇防难产,由法师作法;用一磁坛满盛冷水,盖以磁碟倒植案上,水不漏出,谓之立禁。又有立飞禁名目,磁坛倒植碟上,却又能悬在空中;磁蹀并不落水,水亦不漏出。更有犁头禁、及下錾种种名目)以及魔魇咒诅之术。
  从表面看来,似乎是无关紧要的迷信的事,也可借此养活许多游民。其实他们作奸犯科起来,很有些出人意外的祸害!阅者诸君不信,请看下文所写的事实。
  第三章 贡院中之悬尸
  长沙小吴门外,有一处地方,名叫五里牌;是一个小小的市集,约有十三四户人家。其中有一家姓彭的老秀才,名叫礼和,一向是教读为生;因为科举废却时文,改试策论,用不着他教书了,他便回家督率他两个儿子,种几亩地的菜园过活。
  这一年正是前清光绪二十九年癸卯。他在上一年,王寅补行庚子辛丑恩正并科的试场里,混了一混,不曾得心,心头十分牢骚;便发誓赌咒的对他朋友亲戚说道:“我死也不再进场了。”却是癸卯年恰是正科乡试,有许多人劝他下场,他心里又活动起来;居然临时抱佛脚的埋头伏案,看些西学时务的书籍,两三个月不曾出门。有一天恰在黄梅雨的时候,彭礼和穿了件老蓝布长衫,踏著钉鞋、撑著雨伞,一大早出门去了;当夜不见回来。他家里的人以为是寄宿在城里的朋友亲戚处,也没在意。
  谁知一连五六日总没回来;他的儿子彭大、彭二,每天担菜进城,顺便到各处去问,都说不曾见过他。他一家人这才急了,钻头觅缝的四处打听;又写信去向远方的朋友亲戚。一个多月下来,简直是泥牛入海、渺无消息;他家的人自然免不了求神拜鬼、烧香许愿、问卦求签;成天成夜的闹,也是没有一点灵验。便有人出来劝他家“打猖”。
  打猖,是湖南一种特别的风俗。凡是人家病了人,或是丢失了重要的东西,都可以举行这种大典。长沙城厢内外的庙宇,除泥塑木雕很高很大的的菩萨法身不计外,多有尺来高的木雕小神像,就是专门预备打猖时应用的。
  平日供给一般人打猖的猖神,有雷大将军、雷二将军、雷三将军、雷四将军(据说是唐朝帮张巡死守睢阳的雷万春兄弟),又有杨四将军种种名号。当地的人家如果要打猖,便到庙里和斋公(就是庙祝)商量,先在菩萨面前烧香点烛,磕头禀告;请了神笤,问的准了(两笤皆仰为阳卦,俯为阴卦,一仰一俯为圣卦;占得圣卦即为神已允许),便在神龛里搬出一尊小神像来,紧紧地捆扎在马轿子的篾兜上(篾织一兜,如仰翻之小竹凳;另用两根竹竿,把篾兜捆扎在当中,如轿式,谓之马轿),叫两个人扛抬着;又叫几个人摇旗放炮、敲锣打鼓,一直迎到家来,叫做请神。将神轿高高供在堂中,由掌案(斋公同来,主持一切,谓之掌案)率领着众人拜祷一番,叫做坐香;坐香之后,便发起马脚来(神附人体谓之马脚)。
  地方上都有惯做马脚的人,由掌案指定。这人便去扛神轿的前面,另找一个强壮少年,去扛神轿的后面;走到屋前晒禾场上,尽着旋转。旁边的人燃着火把,敲锣打鼓帮助神威;一时神气来了,这马脚仆地便倒,口吐白沫。众人扶他起来,那马脚便已目定神痴;又扛起轿子旋转起来,仆地又是一跌。
  这般闹了几次,那马脚突然自己起立;耸身乱跳,便是神已附体!此时马脚开口说话了,叽哩咕噜的说了一阵,便将供神用的瓦杯磁碟,塞在口里乱嚼乱吞;又能够把铁器烧的通红,两手拿起来衔在口里;又能够把多数的窑砖烧的通红,铺成一路赤着两只脚,可以走来走去;又能够在焰腾腾的火里光着脊梁睡觉。如此这般的显了许多神气,这才抢起神轿,飞也似的乱跑。逢山过山、逢水过水;众人跟着敲锣打鼓,直跟到马脚回头来家为止,这就叫做打猖。
  这时候已经五月底了,天气很热;彭家打起猖来,那马脚扛着神轿,一直往城里冲将来。一冲冲到贡院门口,那时恰在收拾贡院,有十来个工人在奎星楼下的坪里拔草,那马脚就冲进贡院,直往里跑;看热闹的人也有百十人跟着起哄,直到又北文场的尽头号舍里。(湖南贡院里的号舍,分东文场、西文场、西北文场、又北文场等名目。)
  那马脚丢下神轿,纵身上屋,坐着不动。众人上前看时,那号舍里恰悬著一个死尸,登时大噪起来。忙乱里彭大、彭二钻将过去;只见那死尸身上,苍蝇叮满臭气逼人。仔细看时脚下一只钉鞋,身上一件老蓝布衫;虽然加上许多血水的痕迹,确是彭礼和当日所穿的,便大哭起来。当下有人劝说:单是衣服钉鞋不足为凭,总得看看面庞才作得准。於是拔了许多草将苍蝇赶开看时,只见两眼两耳一鼻成了五个窟窿,蛆虫滚滚,嘴唇烂去;只有牙齿露出来,胸前却被血水粘著几十根白胡须。彭大再上去检看,尸后号板上搁着一柄雨伞,柄上刻有彭礼记字样;又在老蓝布衫的口袋里,搜出一个小蓝布手巾包来,种种证明的确是彭礼和无疑了。
  这彭大、彭二一时没了办法;此时看贡院的差人和地保听得此事,赶来一看,立刻就去报官。不多一会,长沙县来了;相验一番,填了尸格,又传彭大、彭二等人问了一回;断定是自缢身死,便着彭大、彭二具结领尸装敛,自回衙门去了。于是彭大、彭二一面装敛他父亲尸首;一面托人送马脚和神像回庙。这一回打猖的结果,总算发现了彭礼和是自缢身死。

标签:民国 向恺然 江湖怪异传 
  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:《朝野佥载》、《廿载繁华梦》(粤东繁华梦)、《劫余灰》、《女娲石》、《梼杌闲评》(明珠缘)、《金瓶梅传奇》、《三刻拍案惊奇》(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)、《醒世奇言》(醒梦骈言)、《林兰香》、《世无匹》(生花梦二集)、《春秋配》、《黄绣球》、《十二楼》、《连城璧》(无声允)、《文明小史》、《中山狼传》、《明月台》、《警寤钟》、《常言道》(子母钱、富翁醒世传、富翁醒世录)、《医界镜》、《善恶图全传》、《负曝闲谈》、《快士传》、《西湖二集》、《广陵潮》、《糊涂世界》、《最近女界鬼蜮记》、《最近社会龌龊史》、《发财秘诀》、《金瓶梅传奇》、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、《鼓掌绝尘》、《痴人说梦记》、《古戍寒笳记》、《返生香》、《笔梨园》、《歧路灯》、《黑籍冤魂》、《大马扁》、《十一才子书·鬼话连篇录》(何典)、《雅观楼》、《海上花魅影》、《金陵秋》、《鸳鸯针》、《英雄泪》、《贪欣误》、《瞎骗奇闻》、《玉燕姻缘全传》、《笔耕山房弁而钗》(弁而钗)、《黄金世界》、《歇浦潮》、《型世言》(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)、《剖心记》、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》、《大刀得胜传》(仙卜奇缘全传)、《二刻醒世恒言》、《人海潮》、《天凑巧》、《娱目醒心编》、《生绡剪》、《柳非烟》、《蜗触蛮三国争地记》、《警富新书》、《跻春台》、《醉醒石》、《金钟传》(正明集)、《闪电窗》、《呐喊》、《彷徨》、《白鹿原》、《清夜钟》、《醉菩提传》、《枕中秘》、《潮嘉风月记》、《温凉盏》(火焚绣楼)、《碾玉观音话本》、《草木传(草木春秋·药绘图)、《九云梦》、《金玉缘》(风月宝鉴)、《益智录》、《粤剑编》、《江湖怪异传》。另外,更多精彩世情小说正在火热更新中,敬请期待哦!。
  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,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,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。
相关评论

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

  Copyright @ 2013---2022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:754200824 邮箱:cnxc114@126.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本网站免责声明: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、图片、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,请及时告知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,谢谢合作!

豫ICP备19005385号-1 淘乐网官方微博